贾秀全的“固执”和“改变”——要跟上世界的脚步,中国女足还差什么?

特约记者蓝青报道 年终第15的世界排名,给了中国女足的2019年一个还算体面的收官。整个2019年,中国女足总共踢了17场国际A级赛事,8胜2平7负,拿到了梅州四国赛、武汉四国赛和永川四国赛三个本土邀请赛的冠军,东亚杯排名第三,阿尔加夫杯垫底,世界杯止步16强。

相比于“赢了就吹输了就贬”的热搜,数据显然要更为客观地呈现了中国女足这一年所交出的成绩单——原来现在的中国女足,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好;而我们本以为,在四年前加拿大世界杯初出茅庐的惊艳后,这一代中国女足,本可以在四年后进入开花结果的成熟期。

“本可以”这样的虚拟语气带着强烈的美好憧憬,但残酷的职业足球从来没有如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我们在过去三年本该承上启下的小年中反复折腾时,这样的结局又显得如此理所应当。

“中国女足和欧洲球队之间的差距,可能需要几代人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才不会被继续拉开。”中国女足主帅贾秀全在接受采访时反复提及的“差距”,肉眼可见,是客观事实。

在U16中国女足国少和U19中国女足国青双双折戟亚少赛和亚青赛后,我们可能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残酷现实是——目前的这支中国女足国家队,可能已经是未来若干年内,最好的一支中国女足。

“希望能在这届世界杯上,创造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辉煌。”如王霜所言,这是中国女足在出征2019法国世界杯前,全队上下的愿景。

中国女足的世界杯之旅,不是没有亮点。首战世界排名第二的德国,中国女足在顶住了开局对手的狂轰滥炸后,一度创造出了三次绝对得分机会,最终一球告负。这是一场所有人都以为会是一边倒的比赛,但中国女足坚韧的防守和果敢的反击,让“德国女足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强、中国女足没有以为的那么弱”。

次战1比0小胜南非,中国女足取得了世界杯上唯一一场胜利,李影攻入了唯一的进球。小组赛末战0比0逼平西班牙,彭诗梦一人完成了九次扑救,当选全场最佳,中国女足以小组第三出线,贾秀全泪洒现场。

中国女足在小组赛中以坚韧的防守和铁血的作风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球队进攻乏力的问题同样暴露无疑。而贾秀全首战后“我需要的是一个团队,不是一个球星”的失言,也让王霜和整支球队都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中。

1/8决赛对阵意大利,是中国女足所能面对的最好局面。但第一次选择攻出去的中国女足,被更有效率的意大利2比0击败,止步16强。这也是中国女足七次参加世界杯,唯一一次未能进入八强,创造了最差战绩。

在总结自己执教中国女足的首次世界杯之旅时,贾秀全说,自己体会到了执教生涯前所未有的“残酷性”:“抽签后都说是死亡之组,就是以死为定,但是姑娘们打出了自身的东西小组出线;但在最有希望进八强的时候我们先犯错了,这是我最遗憾的。”

国际足联官方的技术报告,在所有24支参赛球队中,中国女足的跑动数据位居前列,防守数据处于中游,而进攻数据全面倒数:场均只有10.5次射门,排倒数第7;场均击中门框范围只有2.3次,排名倒数第四;平均42次射门才能完成一个进球,居倒数第一;平均9次射门才有一次在门框范围内,列倒数第二。

尽管16强的战绩与中国女足的世界排名几乎定位一致,但足协给中国女足制定的目标,其实是“保八争四”。

相较于未能完成所谓的“目标”,死忠球迷对这支中国女足最大的遗憾,其实是她们未能像四年前一样,在赛场内外展示出一个更为张扬的自我。在赛场上,中国女足四场比赛只进了一个球,几乎连庆祝动作的画面都难以留下;而在赛场外,她们在接受采访时战战兢兢,所有回答如程式般教条,全然没有新一代女性运动员的风采。

这届女足世界杯的主题是“勇敢闪耀”,女足比赛的竞技水平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诸多场次的收视率在法国、美国、英格兰等各国都屡破纪录。仅仅在美国,这届女足世界杯吸引了近一亿美元的电视广告,比预期多了一倍。当世界女足以一种更为骄傲的姿态为自己正名时,中国女足留给外界的印象,则是以含泪而始、以流泪而终的遗憾。

“只要一提到世界杯,特别是提到跟意大利的那场比赛,就真的感觉缓不过来。”如李影所说,中国女足的球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未能走出世界杯失利的阴影。很多球员都不敢回过头去看那一场比赛,也不愿意回想起世界杯的点点滴滴。半年过后,时至今日,在接受采访谈起输给意大利的1/8决赛时,依然有球员说着说着,就哭了。

世界杯之后,王霜提前一年终止了和巴黎圣日耳曼的合同,留洋生涯戛然而止。中国女足不再有留洋海外的球星。无论有多遗憾,外人都无法对球员的个人选择做出过多评判。于王霜而言,她曾经突破了自己内心设置的重重障碍,跳出了舒适区,独自一人在巴黎“勇敢闪耀”过,让欧洲的舞台记住了“中国王”,也确确实实鼓舞了一代人。

对于中国女足,我们期待的其实并不是世界大赛中不切实际的成绩,而是一个个“勇敢闪耀”的身影。

世界杯过后,贾秀全是不愿意继续带中国女足的,但被中国足协挽留。这一点,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场合,贾秀全有意无意透露了很多次。

只有身处过那个位置的人,才能设身处地地明白,中国女足主帅一职,切切实实是火山口的位置。在四年的周期中,中国女足经历了郝伟、布鲁诺、西格和贾秀全四任主教练,成绩上始终没有太大突破。一边是世界女足飞速发展的外部环境,一边是公众沉溺于“铿锵玫瑰”时代辉煌的期待,中国女足需要在夹缝中求生,用实打实的成绩找到一点存在感。

贾秀全的留任,算是中国足协对于他执教中国女足国家队一年半以来,成绩上的一个认可。接手初期,贾秀全铁腕治军,把一支亚洲杯后军心涣散的球队重新凝聚起来,时隔20年重返亚运会决赛。最终惜败日本屈居亚军,时也、命也。而世界杯十六强的战绩,平心而论也算不上差。

贾秀全选择继续带中国女足,确实是下了一番工夫的。“总结世界杯上出现的问题”,是他重点强调的课题,也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整个2019年,总共有39名球员代表中国女足出战了国际A级赛事。相较于世界杯前有些莫名的球员选拔,世界杯之后,贾秀全的教练组是真正走到联赛中去,考察了队员的。相比于早期选入大量在联赛都踢不上主力的球员,世界杯后入选的球员中,无论是马君、庞丰月、张馨、许美爽等老将,还是李梦雯、翟晴苇、姚凌薇等当打之年的球员,都是在今年联赛中实打实表现出色的球员。

而在前期入围香河集训选拔队的球员中,像李志君、孙云鹏等从未入选过各级国字号,却在今年国内赛场有些崭露头角的“无名之辈”,如果教练组不是大量实地考察,是无法挖掘出来的。

从效果而言,并非所有新入选的球员都能适应现阶段国家队和国际比赛的要求。但这种基于实际表现的尝试和磨合,也是中国女足在奥预赛前所必须要做的。

除了人员的选拔,贾秀全也在别的方面尝试着改变。

中国女足在世界杯上自信匮乏导致的战战兢兢和畏手畏脚,在很大程度上,根源在于贾秀全。从未带过女足的贾秀全在执教方式上延续了自己带男足的习惯,球员在训练和比赛中被呵斥甚至责骂是常态。在这样的高压氛围下,中国女足的球员在球场上普遍自信不足,每一个人都生怕在自己脚下犯错。

贾秀全说,作风、欲望和担当,是他选择球员的标准,而一支战斗的团队,是他想打造的。如我们所见,贾秀全麾下的中国女足,纪律严明,但普遍缺乏个性与灵气。也许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贾秀全在世界杯后的集训中,也有意识在收敛自己的脾气。回报立竿见影,中国女足在永川四国赛中连克新西兰和巴西夺冠,久违的笑容出现在将帅的脸上。

在对待媒体和公众方面,中国女足的教练组也在改进。在阿尔加夫杯和世界杯期间,中国女足对待媒体如临大敌,球员接受采访所说的一字一句都被教练组实时盯着。在一句话“不够正确”就会被批评的氛围下,没有人愿意接受采访。跟队多年的记者都很痛苦,生怕一句话问错,就会导致球员跟着遭殃。

世界杯之后,这样糟糕的采访氛围是在改变的。中国女足选择了一种更开放的姿态,尽可能地公开每一堂训练课,也给了媒体采访更多的便利。贾秀全甚至会主动跟相熟的记者提到哪个球员最近心态变好了,媒体可以主动多聊聊。

当然,贾秀全带队多年,执教方式想要彻底改变是不可能的;而中国女足的球员们心理上的阴影,想要愈合,也不会那么容易。东亚杯上的糟糕表现,就给了正在调整和备战中的中国女足当头一棒。中国足协副主席孙雯前往釜山全程现场观看了比赛,也看到了问题。赛后,孙雯就鼓励球员们说,要学会自己调整心态,不要受外界和别人的干扰。

在当选新一届中国足协副主席后,孙雯主要分管女足。专业出身,孙雯不会干涉国家队教练组的日常工作。但在管理上,孙雯做了不少努力:原本,缅甸女足是永川四国赛的参赛队之一,但在孙雯看来,只有和强队交手才有意义,这才有了后来邀请到的巴西和新西兰女足。此外,原本国家队是不放八名江苏苏宁女足的国脚参加亚冠的,也是孙雯力排众议,表示“出了问题我负责”,才有了江苏苏宁女足能以一个齐整的阵容在首届女足亚冠上获得亚军。

中国女足在自上而下的管理上努力向着“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靠齐,但这还远远不够弥补此前“被偷走的时光”。也许只有国字号、乃至整个行业方方面面都一条心、各司其职时,我们才能跟上世界女足的步伐。

在告别不算满意的2019年后,2020年同样会是中国女足未来发展的一道分水岭。

奥预赛的意义不言而喻。三年前,法国籍主帅布鲁诺·比尼在奥预赛中率领中国女足2比1战胜了主场作战的日本,在以不败战绩跻身里约奥运会的同时,也终结了日本女足的黄金一代。彼时,亚洲女足有三支排名世界前十,而中国和韩国女足都是前一年世界杯的八强。在如此残酷的“六进二”淘汰赛中,中国女足从读秒绝平朝鲜起,置之死地而后生,创造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奇迹。

后来回顾那次大阪奇迹,中国女足的队员们都说,那是史无前例,球队最团结的一次。

即便贵为世界杯冠军和奥运会的亚军,日本女足折戟奥预赛的损失也是惨痛的。岩渊真奈说,因为日本队没能参加里约奥运会,女足在日本国内“跌到了谷底”。随着国家队成绩下降,媒体曝光率和人气也都随之下降,日本女足联赛的上座率也大幅下降。

2011年的世界杯冠军主力近贺尤佳里曾在中国女甲的浙江女足效力。在收到合同时,近贺一直以为自己遇到了骗子:“怎么只用踢球,就给这么多钱?”日本女足绝大多数的国脚都需要在踢球之余,做另外的工作,才能养活自己。近贺尤佳里说,“中国女足的球员其实很幸福,很多事情,她们都不用担心。”

中国女足近几年待遇等方面大幅提升,沾了男足金元足球的光,赶上了好时光,也离不开国家队成绩的加持。

“没有国家队,你们什么都不是。只在俱乐部踢,谁认识你们?”是贾秀全用来警告中国女足球员不要沉溺于娱乐和商业活动时的原话。话糙理不糙。这一批中国女足如今所能有的待遇、知名度,都是她们自己通过世界大赛的成绩,赢得的。很多其他国家队的女足,没有这样好的待遇和条件。

日本女足的“自救”,是由球员自己发起的。今年7月,日本女足国家队队长熊谷纱希牵头,成立了“大和抚子护理”的公益社团,旨在提升女足球员和女足运动的价值,并帮助和支持女足球员退役后的第二职业。熊谷纱希亲自担任代表理事,她希望能让更多的女孩从事足球这项运动,解决日本女足人才匮乏的问题。

同样是在今年7月底的理事会上,日本足协设立了女足职业联赛准备会,计划在2021年组建新的女足职业联赛,预计6-8支球队,现有的联赛则继续作为业余联赛保留。日本足协希望借由东京奥运会,彻底推动女足的职业化进程。对于女足从业者而言,要想争取更好的条件,就需要在世界大赛上有所作为——这个定律,放之四海都一样。这就是奥预赛的重要性所在。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ko20.com